天津落户,天津户口,海河英才

天津落户比落户北京要容易的多,这波红利要尽快抓住!

在北京工作去天津落户
 
一次次失望,又在意料之中,天津为落户新政及时打上超级补丁。刚吊足了胃口,又一下子把人晃晕了。
 
按照5月19日晚天津人社局对政策的进一步解读:在外省市有工作单位的人员,不能按在津无工作单位申报落户。
 
这不是为天津落户新政的bug打上的首次补丁,5月18日下午天津修改新政:要求无房、无就业单位的落户,必须先到人才中心进行调档。
 
截至5月21日,5800余人落户天津。其间人们的情绪,经历狂喜、犹疑、渴望、失落、愤怒、疲惫、不甘,被推上风口浪尖。
 
在今年的城市抢人浪潮中,天津无疑是最为“激进”的一个。
 
这起“激进”事件的由来,源于5月16日天津发布的“海河英才行动计划”:学历型人才提供居民身份证、学历证书和学位证书,即可办理落户。天津直接开启了“直辖市最低落户门槛”的大幕。
 
政策一出,20小时内30万人挤爆了“天津公安”APP,随后从四面八方涌入津城。
 
京津城际列车几乎成了讨论落户的专列。眼下还不是天津的旅游旺季,同住一家旅馆屋檐下,房客多用来津落户打招呼。慢节奏的大街小巷,天津的哥行色匆匆,一句津腔尤其传神:“嚯,这架势,招兵买马!”
 
谭景平是这次落户大军中的一个,如果落户顺利,谭景平就可以把女儿的户口转到天津,这意味着女儿可以在天津上高中乃至参加高考。
 
而像谭景平这样为了子女前来办理落户的家长,在办事大厅门外拐过了几道弯的队伍里,一呼百应。
 
如果要把子女的户口也转过来,在办完准迁证落完户口后,还需要在天津买一套房。因为通过人才引进,落的还只是人才集体户。
 
不远处的房地产销售员廖建伟,敏锐地嗅到了家长们的需求,主动递上名片,解读政策,介绍楼市。
 
翻开廖建伟的朋友圈,这几天的状态特别活跃,不停地抛出楼市信息,提示“可以等待落户期”。与此同时,是喊口号式的推销话术,“赚的钱不够上涨的房价的一个零头”,“政府不可能让它破灭”。
 
来得最早的一拨家长直接拿到了准迁证,来晚一步的则追悔莫及,不得不因为档案在河西区行政许可服务中心、北方人才市场、原籍等多个地点来回奔波。
 
如果受不了这份罪,会有黄牛替你一条龙包办。一个名叫刘敏的黄牛,在家长们的手机通讯录里流传。
 
按照刘敏的说法,只需提供相关证件,就可以坐等他把户口落定,而且都是一手的渠道,没有被查的风险。费用在4万左右,这笔钱对一个中产来说,不算贵。
 
有钱能使鬼推磨,高学历人才4万搞定,即使没有符合落户政策所需的本科学历,刘敏也可以通过炒作搞定落户,只不过要多花钱,在20万左右。
 
十几公里以外的车站,还有更多的像谭景平这样的家长,从北京、河北、河南、山东、山西甚至更远的地方,涌进这座城市。
 
夹杂其中的,像廖建伟这样的来自武清、静海、滨海等远郊区县的房地产销售,乘车奔走在大街小巷,以及像刘敏这样混在人潮中看得见的看不见的黄牛行色匆匆,一起搅得沸沸扬扬,着实热闹。
 
天津招揽人才的热闹,给今年的城市抢人争夺战掀起又一个高潮。
 
眼下城市抢人争夺战愈演愈烈,从2018年开年至今,已有超过35个城市发布了40多次人才吸引政策,引进人才的门槛在拼抢中不断被放宽和拉低。
 
在国内各大城市的抢人大战中,西安亦声势浩大、行动迅猛,用时4个半月时间,狂揽30万人落户。
 
由于用力过猛,坊间甚至把西安抢人编成了段子。去西安走亲戚,警察问:“到西安弄啥来咧?”答:“走亲戚的。”警察:“带回派出所,按投亲靠友条件落户。”
 
只不过,这些城市抢夺人才的焦虑与渴望,未必就能如愿。
 
谭景平是河南郑州人,上个月他千里奔袭,前往陕西西安办理落户。没想到喜从天降,他这几天来到天津,试试能否在这里落户,这无疑是天津户口更具吸引力。
 
但是谭景平在北京有工作,他只想把户口落到天津来,工作还是要留在北京。
 
天津需要的是人才的现在和未来,人才需要的仅仅是天津的一纸户口,因为北京落不了户而去天津,尽是这种矛盾和尴尬。
 
天津离北京太近了,随着通州城市副中心的建设,以及雄安新区的横空出世,天津的地位越发尴尬。2017年天津GDP增速仅有3.6%,全国倒数第一,2018年一季度只剩下1.9%。
 
央视记者问了32个来天津落户的人,发现3/4来自北京。
 
谭景平是这类人中的典型,在北京打拼多年,拥有一份体面的工作,买了房子,算得上是标准的中产。但谭景平没法在北京落户,女儿只能返回原籍念书高考,再从河南考回北京。
 
据了解,2017年天津本科一批录取率达到25%,位列全国第一。
 
谭景平下定决定,一定要为女儿在天津落个户,“都是被身边的亲戚朋友逼出来的,能给女儿铺好的路,都不能落在人后。”
 
为了这一纸户口,谭景平5月22日早上5点就来排队,直到中午12点艳阳高悬,还没挪进办事大厅的门。
 
政策几乎一天一变,不同的人从办事大厅出来后的说法也都不一样。队伍开始骚动,不知道等到后面的人时,条件还能不能在天津落户。
 
一个拿着单子的家长,正从河西区行政许可服务中心办事大厅出来,被谭景平截住一问,才知道这天还不是办理准迁证,而是预约拿号,要按照单子上指定的日期,再来审核材料。
 
谭景平一看日期,都已经排到6月3号了。“不写清楚,只让拿号,这他妈算什么事儿?”谭景平不满地骂道。
 
“等还有用吗?”压抑的声音在队伍里弥漫开。
 
“北京要这么干,让我等一个月我也乐意。”队伍里笑出声来。
 
谭景平掐灭烟头,决定在附近找个旅馆,第二天一早两点再来排队。
 
(文中谭景平、廖建伟、刘敏为化名)
天津落户比落户北京要容易的多,这波红利要尽快抓住!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天津落户,天津户口,海河英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