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落户,天津户口,海河英才

天津落户抢人的“海河英才计划”就是在走钢丝

战略上非常正确,因为用逐渐消失的政(feng)策(jian)优(te)势(quan)抢人,是天津避免沦为三线城市的唯一出路。

战术上一塌糊涂,既没意识到一部分北漂的急迫落户需求,也没有为政策配套好硬件和人力,最后还被完全可预期的效果吓坏了。

应对上在走钢丝,以为稍微卖一点信誉不是大问题,对自己的政策优势盲目乐观,不断给政策打补丁,目前看来,每个补丁都可能毁掉天津最后的翻身机会。当然,决策者的任期远比城市发展周期要短,所以对领导来说也许眼下维稳更重要……



下面是“马前卒工作室”公众号前天的文章,比较完整地论述了我的观点。

《抢人游戏“许充不许赖” ,天津退一步就是三线城市》

5月份,中美贸易战拿下了大多数媒体的头版,但对于东部地区的上班族来说,冲击力最大的新闻当属16日天津以直辖市之尊加入“抢人”游戏,而且出手就是终极杀招——“海河英才计划”。40岁以下本科生40岁持学位证直接落户。

此前已有近百个城市出台了新版落户条件,其中不乏类似的无条件落户方案。但天津作为老牌直辖市,户口蕴含的潜在福利待遇秒杀所有抢人地区——24%的高考一本录取率仅次于北京,明显高于上海,所有成功落户者都感觉到自己的子女“赢在了起跑线上”。

所以,从16日12:30到17日8:30,20小时内有30万人网络提交落户申请,“天津公安”APP在苹果商店App Store一度飙升至免费应用排行榜前十,超过京东、快手和百度。

连续“打补丁”

18日下午,天津市落户政策出现了第一个“补丁”,“平安天津”以“优化办事流程”的名义宣布:按市人力社保局要求,对无工作、无名下住房,拟落集体户的人员,需办理个人人事档案存档手续后,再到各区办理准迁手续。

这点儿麻烦压不住高等教育人口落户天津的热情,有人从凌晨就在办事窗口外排队。许多机构要加班到晚上八点才能办完手续。

19日,天津人社局以“政策解读”的名义打下第二个“重磅补丁”:在外省市有工作单位的人员不能申报落户。如弄虚作假骗取落户资格,将会被注销户口。同时各区还开始对人才相关资料预审核,预审合格才能落户。

天津人社局的数据显示,5月16日至21日,天津直接落户5800余人;领取调档函2.7万多人,最初每天几十万人申报的洪流已经被压缩了95%。

天津怎么了?

政策每隔几十小时一变,但必须承认天津的落户政策依然有冲击力,尤其是最初发出的“40岁本科生无条件落户”条件,一度让全国人民都以为是假新闻。为何天津要如此“下本钱”?

因为天津挺不住了。

从行政级别来说,天津是直辖市。从统计数字看,天津也依然是最富庶的东部地区之一,2017年度GDP18595亿,全国第六;人均GDP11.9万元,和北京上海相当;工业生产总值达3万亿,全国第三……

然而,细看数据,可没表面上那么光鲜——2017年天津人均可支配收入只有3.7万,和京沪接近6万的数字没法比,甚至低于有大片山区贫困县的浙江省。走在天津大街上,3000元甚至2000多的招聘启事随处可见,不由得让人考虑一个问题——天津的gdp水分到底有多高?

 

众所周知,天津滨海新区经历了一次公开的GDP“挤水分”过程。按照之前的数字,天津滨海新区GDP达10002亿元,秒杀北京海淀、上海浦东,比肩石油富国卡塔尔。但稍微一挤压,一万亿GDP就调整为6654亿元,一刀砍去1/3。但从天津的人均收入和实际工资水平来看,经济数据的可靠性依然很值得怀疑。综合来看,天津作为沿海直辖市,真实的人均经济水平很可能在江苏浙江两省(城乡合计)之下。

不容乐观的还有人口走势。2017年末,天津全市常住人口总量1556.87万人,较上年减少5.25万人,降幅0.34%。其中,外来常住人口总量498.23万人,减少9.31万人,降幅1.83%。

在很长的时间内,天津曾经是仅有的三大直辖市之一,是北方最大的工业中心,拥有北方最漂亮的西式城区和最好的港口,西到新疆的广阔腹地都视天津为必经的出海通道,以“北方”命名的准中央机构大多落户天津。建国初“上青天”曾经是沿海工业的代名词,后来的“北上天”则是大学毕业生求职的首选。河北省会迁离天津,全省最好的大学却不肯走,至今河北工业大学校区还在天津北辰区。

然而,即便我们相信那些明显还能拧出水分的数据,天津也实在撑不住一线城市的面子了,起码深圳、苏州、杭州不会认为天津有资格和自己平起平坐。等到天津把真实的水分在今后几年的数据中“摊销”完,以及滨海新区彻底扔掉做金融中心的狂想,我们再来看天津是否还能撑起直辖市的架子吧。

“天房”怎么了?

天津尽可以用行政级别掩饰一下经济“含水量”,但市场并不尊重官员的级别。上周,中信信托发布报告,天津房地产集团有限公司应于2018年5月18日向本信托计划偿还贷款本金2亿元及相应利息,可能发生无法如期偿付贷款本息的违约风险。

天津房地产集团,简称天房集团,是天津最嫡系的国企,拥有天津最优质的土地资产,总资产2000多亿,为什么要为仅仅2亿的贷款发愁呢?

因为天房集团之前已经背了1800亿的债务,平摊到每个天津人1.2万。在普遍高债务率的房地产行业中,这个负债总量和90%的负债率率依然相当骇人。市场担心这2亿流动资金成为天房集团倒下的导火索。

在天房集团的巨额债务中,113亿是渤海银行——总部设在天津,由另一个天津国企泰达集团做最大股东的银行提供的。而渤海银行此前已经多次违规操作,被中央监管机构警告风险。这其中的“密切联系”,让市场怀疑天房集团的资金问题恐怕会超过账面数字,值得以挤GDP水分的方式去考察一番。

天房集团最终还是借到了两亿资金,没有让这笔貌似不大的债务击垮直辖市国资体系。但从最简单的逻辑来说,天津工业被苏州深圳乃至重庆赶超,土地资产最优质的房企差点被2亿资金击垮,这其中最大的短板是什么?

是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

蓝印挖人

长期工业不振,短期房产对衰落,最直接的办法就是填充人口。这个策略,天津不是2星期前才开始实施的。

天津在中国户口史上有一个不算光彩的记录——最后一个取消“蓝印户口”的城市。

蓝印户口,即购房落户政策,最早出现在1992年左右,最初以中小城市居多。1994年之后,北京、上海、深圳、天津、广州等大城市也开始办理。但2000年之后,由于大城市承载力问题,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地相继取消了购房入户的政策。 

1994年8月,天津市政府发布蓝印户口管理暂行规定,规定外省市户籍人员在津购买达到规定价格的商品房可以获得蓝印户口(因为印章是蓝色)。蓝印户口不是正式户口,但在教育、医疗、社保等方面,享有和常住户口居民同等待遇,两年之后可申请常住户口。

这一政策实施近20年。直到2014年初,天津才开始实行积分落户,当年5月31日,停办蓝印户口。天津市每一次的蓝印户口调整均与房地产市场相关。

最初,购房落户标准为市内六区60万元,滨海、环城四区(东丽、西青、北辰、津南)25万元,外5县为8万元。2005年之后,与全国一样,天津房市快速增长,地处外5县的宝坻申请蓝印户口的购房标准提高到了购买面积80平米以上且投资超过20万元。

2007年4月,天津调整购房落户标准,所有区县“一刀切”为100万元。背景之一是全国房市过热,天津也需要抑制房价过快增长;另一背景是2006年天津高考队伍中出现了大量假蓝印户口。

不到两年,金融危机的到来迫使各地重新救市。2009年2月,天津对蓝印户口政策再次调整:市内六区和塘沽区购房款降至80万元,环城四区和汉沽区、大港区降至60万元,宝坻区、武清区等两区三县(即原外五县)降至40万元。只需要40万元房款就能落户的两区三县成为蓝印客户的主要市场。业内人士称,两区三县的部分楼盘蓝印客户达到了80%。 

不为福利,谁要户口?

天津公安局发现,蓝印户口有这样几个特征:

一是考生增加,年均达到3500人左右,占当年天津高考考生的5%左右。2013年这个数字达到了8000人左右。由于大量的高考移民出现,在部分蓝印户口聚集的区县,当地学生群体与持蓝印户口的学生摩擦不断。

二是区域集中,比如武清区,距离北京东南五环70公里,是京津冀区域交界中心点,由于有蓝印政策的支持和方便的京津城际铁路,商品房销售情况良好。武清蓝印户口办理人数占全市总量35.2%。

三是住房空置,“两区三县”商品房销售主要依赖蓝印户口政策支持,大部分办理蓝印户口人员仅为获得子女在天津市参加高考资格,不在购房地居住生活,所购住房空置。 

这些问题,天津每一任领导班子都心知肚明,但在天津总体相对衰落,靠GDP注水维持增长的大背景下,也只能咬牙承受。这次大幅开放落户条件,在天房集团差一步垮台的大背景下,实际上也可以视为当年蓝印户口制度的延伸,只是用本科学历换掉了40万购房款的限制。

轻佻的资本?

然而,天津市政府明显没有料到落户政策的影响,甚至没有为户政app多准备几台服务器,在最初的几十个小时只能坐视网络申请系统被30万用户冲垮。然后在几天内,政府发现市政建设也未必能容纳如此汹涌的人流,而本地市民对“新人”分享福利的不满也逐渐上升为恐惧,最终变成地方网络社区上明确的抗议。所以天津户籍部门从激进转为相对保守,连续出台重头“补丁”,硬是按下了汹涌的落户浪潮。亢龙有悔,这番操作可谓轻佻。 

当然,鉴于外来人口的落户激情如此高涨,天津市政府认为自己有“轻佻”一下的资本。在他们们看来,既然自己在教育方面的特权积累如此深厚,就算政策朝令夕改,自己也能随时获取想要的人口数量。

然而,这一设想要落实,实际上要基于两个未说出口的假设——“抢人游戏”刚刚开场,天津的福利优势天长日久。但两个假设很可能……都只是假设。

抢人大计,在此一战

“抢人”概念是2017年才出现的,特指此前有落户限制的城市开放落户的政策。所以很多城市以为,随着抢人游戏而开放的迁移潮只是开头。然而,别的城市可以这么想,天津不行。因为在之前的20年中,天津一直有蓝印户口政策。

蓝印户口的下限是40万元购房款,平均五六十万。这对于很多家庭来说不算小钱,但对于北漂、沪漂和其他二线城市的本科以上劳动力来说,和他们预期中在北京购房、在一二线城市送子女去重点学校的成本相比……也真不算太多。如果(不附加学区房的)天津户口真的有无以伦比的诱惑力,蓝印户口时代就该出现汹涌的移民潮了。现在天津把门槛从40万元房款压到本科学历,开始可能会有一波类似于“堰塞湖”的移民潮,但绝不要指望移民潮不会连绵不绝,随叫随到。

对于天津这种已经沦为二流城市的地区来说,抢人游戏的序幕就是决战日。前哨战遇到问题,决定暂时退却。等到“主力”进攻的时候,如果根本兜不住人口,天津尤其是天房集团可不要哭。 

更要命的是,天津宏观上是一个靠注水增长的衰落城市,并不像京沪那样有无穷无尽的工作机会,也就没有资本说“来日方长”。天津最初想靠户口吸引人口,进而给工业企业提供高质量劳动力,这个操作或许眼下是用力过猛,但是很符合大战略方向,咬牙做下去应该效果不错。现在的“补丁”反其道而行,要求高质量劳动力先在天津有工作,或至少放弃了其他地区的工作,才能到天津落户……别忘了你的人均可支配收入低于浙江省。

福利还能用多久?

天津最大的凭借就是教育资源。前面提到,天津1/4高考生可以上一类本科,而临近的河北、山东只有14%的录取率。但是,各地抢人大战中,天津出尔反尔,最大的效果并不是突出了自己的高考优势,而是让全国人民思考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差异?天津市政府要考虑原有市民对福利受冲击的感受,全国人民也会考虑福利差异的原因!舆情既然可以给政策打补丁,在房产税即将出台的年代,天津对教育优势的自信可不能过头。

之所以我提到房产税,是因为房产税已经被预订为地方政府尤其是城市政府的主要财源。地方政府即将获得自行制定房产税率的权力,同时也背负起地方额外福利的负担。到那时候,交多少税,拿多少福利,即将成为地方政府和(随时迁走)的居民之间明码标价的交易。各省对高考名额的争夺,对大学招生施加的压力,绝非今日可比。不意外的话,房产税出台后数年,高考特权就会随之结束。天津的“本钱”马上就要进入以年为单位的半衰期了。

实际上,天津的衰落已经大大削减了教育福利的“质量”。每年,天津大学和南开大学会拿出1/4的名额给天津本地考生,是天津高考福利中最重要的一部分“资产”,更多的名额可以拿到外省交换,给天津考生提供高录取率。然而,随着天津整体城市地位的下降,无论是大学排名、专业排名,还是可以直接比较的科研经费,天大和南开的地位都不断下滑。1998年我在河北高考,觉得考天大南开均无把握,最后决定报考同济大学,2018年的河北考生几乎必然会做出相反的选择。天津原有市民所珍视的特权,即便不被改革砍掉,再过几年也很难保持当下的吸引力了。 

“许充不许赖”

说句题外话。过去的青帮有一条奇特的规矩:“许充不许赖”,即江湖好汉遇到麻烦,可以在不开香堂的情况下,自行宣称是青帮成员,获得青帮的支持和对手的让步。只要事后收尾体面,青帮可以不追究你冒充的责任。但是,如果冒充青帮成员,事后不承认,或是不愿意承担作为青帮成员的义务,那就要新账老账一起算,全青帮共讨之!

现在天津的“抢人”计划就走到了“充帮”的这一步,即用40岁本科生无条件落户的政策起了个高调。这个高调貌似超过了天津眼下的承受能力,但从长远来看是天津重回一线城市行列的唯一机会。何去何从,要看天津的政策“补丁”要打多厚。如果天津到此为止,撕掉补丁,继续敞开大门吸引人才,长远的好处会压倒一切眼下的麻烦。但如果天津一步步把“补丁”贴到比当年的蓝印户口政策还要难以逾越,那就只能在房产税铺开后安享二线甚至三线城市的岁月静好了——在高质量劳动力日益稀缺的今天,其他城市不会给天津留太多犹豫的时间。

雄安新区眼里根本没有天津这个直辖市

内容来自“马前卒工作室”公众号,欢迎关注。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天津落户,天津户口,海河英才